唐牧安

是位人类

【肖根】论新白娘子传奇与肖根的适配性(三-上)

这章主要用来解释根的过去。

第一人称叙述,依旧是大破天际的脑洞,话说真的已经和白蛇传没啥关系了😂😂

这是上篇,下篇还没写完,最近会发出来

以下正文

我是个出生在天庭的人类,我有一只可爱的名叫汉娜的兔子。她的毛暖暖的,眼睛是招人喜爱的浅红色。她陪着我和母亲,我们三个一起生活。

直到我的母亲突然生病。

她前一天晚上还在给我讲故事,第二天早上就陷入了沉睡。我不知道她得了什么病,但汉娜知道。她跑了出去,变成了人形。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化形的样子。

她的头发是深棕色的,那不像是一只兔子,但她穿着白色的纱裙,那看着像一个兔子,更像一个神仙。她逐渐远去,我看着她慢慢变成一个白点,最后消失不见。

我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只能一个人待在房间里等她回来。

第一个晚上过去了,她没有回来,第二个晚上过去了,她没有回来,第三天晚上我没有再等她,我被主控佛祖带走了。

我被绑在一个空旷房间的椅子上。她绑的很结实,我挣不开。

她端着一个盘子进来,盘子上放着两个小瓶子。阳光透过房间里唯一的窗户照在瓶子上。那些晶黄色的液体闪着漂亮的光泽。我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我听说过这种刑罚,没有哪个神仙能挺过去,更何况我这个人类,她似乎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她走了出去。说真的,这种近乎轻视的行为让我有些生气,不过喝下那两瓶液体后的我可没有多余的力气冲那扇门翻个白眼什么的。

几乎是在喝下它们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会死亡。

我的喉咙在一瞬间闭塞,我用鼻子呼吸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那都快赶得上天庭斗牛节时那头暴怒的牛了。

我告诉自己,我得逃出去,我得逃出去,我得去找汉娜。

我费力地用腿把自己撑起来一些,好让自己能够更顺利地扛过那股伴随着酸楚的疼痛。那很难熬,但我尽力去接受这种痛苦。我张大嘴用力吸气,接着我被呛得咳嗽了起来,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咽喉,它不再听我的指挥。

过度的咳嗽带来强烈的呕吐感,我得庆幸我这几天没怎么吃饭,不然现在地面上的就不只是少量的胃酸了。

我的脸应该已经变成红色了,那可不怎么好看。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痛感渐渐过去了,我浑身都黏黏的,一股发丝贴在脸上,有些痒。我微微偏头顺着椅背蹭掉那股发丝。

“难以置信你还活着”平淡的声音响起,在房间里激起回声。

她进来了,端着新的盘子。

*

“啊——!哈。。。真有趣呢。。”我下意识的发出咕噜声,这让我没办法很好的说出话。

“我记得你是养过一只兔子的”我开始挣扎,狠狠地瞪着她。

“她叫汉娜,对吗?”我还是没办法说出话,我的嘴里开始积聚无法吞咽的口水。

“想见见她吗?”我只是挣扎,越来越激烈。

汉娜死了,她浑身都是伤,看起来比我还要惨,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看上去是什么样的。

我不太记得接下来的事情了,总之我停止了挣扎。

等到我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主控已经不见了,房间里只有很多空瓶子,一只死去的兔子和死去的我。

我试着用手去触摸她,冰的。我的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那很糟糕。我深吸一口气,将手伸向汉娜,打算把她抱起来,可它们穿了过去,我再试了一次,没有成功,我转而摸她的耳朵,她平时最喜欢我这样做,它们穿了过去,我试着挨个摸她身上的部位,都没有成功。

最后两个人进来带走了汉娜和我,收拾了房间。

他们看不到我。

我检查了自己现在的身体,它看上去和原来的身体没什么区别。

主控切掉了我耳后的骨头,弄残了我的心脏,也就是说,我现在少了一只耳朵,心脏非常虚弱。

我摸了摸耳后的伤口,疼痛让我的脑袋清醒过来。主控不可能放过我,我得去找一个知情的人。

*

月宫不远处有一汪湖,湖水很清,适合养鱼。她占了那块地方,在湖旁种了棵槐树。

我远远的看到她在和人下棋,那大约是太白。

我找了块石头坐下,刚才那段路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天庭今天出什么事了吗?安静得有点不习惯。”

“格罗夫斯死了。”

太白看上去很惊讶,他的眉头自此开始便没有松开。

“太白,你要输了。”

“是了,输了。”他放下棋子叹了口气。“我走了”

太白从我身边走过,没有停留。

“抱歉没能救下你的母亲”她在收拾棋子时说。

“你看得到我?”

“看不到,但我知道你在这儿。”她将黑色的棋子收起来安置好后又开始收拾白色棋子。

她一向这样,我不问她便不说。

“你有好奇过吗?自己是人类却能活这么久”我惊异于她的主动开口

“我的母亲告诉我,我是神和人的孩子。”

“可你依旧是个人类,你活不了太久,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我抿了抿唇 “我今年已经六百岁了。”

他笑起来 “是的,你六百岁了,而且你还会继续活下去,恭喜你。”

我下意识的露出讽笑。意识到她看不到我之后,我对她说 “我以为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不,你还好好地活着,你没有死”我舔了舔唇

“你的母亲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喂你吃了三株依魂草。那东西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依   魂   草”我在心中默念这三个字

“那母亲呢?”

“她只是个普通的神仙,大限到了,自然活不了。”她的脸上还泛着笑意。

这让我想起一个人“主控不知道吗?”

“她知道你身体里有依魂草,不过她大概认为只要杀了你就可以得到所有的依魂草了。”

“真替她惋惜呢~”我撅了撅嘴

“不用,她已经拿到了一株”她收好棋子“你耳后的那块骨头”

左耳适时地传来痛感,我咧开嘴。

“所以你是全程观摩了吗?”

她将头转向我,就像她看得到我一样。

“主控早晚会知道你的存在。”

“你想让我去凡间”我抿着嘴唇“你疯了,不可能”

她就像没听到我说话一样,端着棋盘走向房间。

“观音。”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她没回头。

*

最后我还是跳下了堕仙台。

白色的旋涡将我卷起来,穿梭的风如利刃般刮过我身上的每一道伤口,疼痛如同烟花一般在全身各处绽放。
眼泪不受控制的飞出,我尽力缩起来,将头埋在膝盖里小声的呜咽。

就这样,我从天庭逃到了人间。在我六百岁那年。

TBC



这算是天庭篇吧,过几天更人间篇(好中二的名字😂)。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