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安

是位人类

【肖根】 I'm here


为了把粉丝宠上天的AA来一发✧ʕ̢̣̣̣̣̩̩̩̩·͡˔·ོɁ̡̣̣̣̣̩̩̩̩✧


小短篇,时间设定在510之后,后方高甜


暖锤预警


以下正文


Shaw被布料的摩擦声惊醒,有什么东西在逼近她。她没有睁开眼睛,但就声音判断,那可是个大家伙。她对自己做了评估:体能值高 劳累值低 饥饿值低(睡前一个三明治是个好习惯)。所以,现下除了她侧卧的姿势外,没有任何对她来说不利的因素。

你知道,Shaw是名优秀的前特工。她能从压倒性的败局中突出重围,能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能单枪匹马救出被绑架的小女孩。她像只猎豹,时刻保持警惕,时刻准备攻击。所以,不管那是什么玩意儿,她都能以最快速最有效的方法制敌获胜。而现在她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动静,那个东西或许被她紧绷的身体唬住了。Shaw试着放松身体,做出和善的模样。没有效果。

这个混蛋就非得和她比耐力是吗?

Shaw尽力舒展眉头,在强大意志力的驱使下牵动面部肌肉硬生生憋出一个微笑。一秒,两秒,三. . .动了!温热的东西已经随着轻微的声音攀上她的肩膀,Shaw却并没有因此发起攻击。她熟悉这种感觉,暖的,轻的,带着浅浅湿气的

——Root

Root的手指沿着她的手臂滑下,在手腕处打转后轻轻摩挲。指肚软软的触感从血管处摩到整个手腕直到它被温和地圈住,牵引着向Root的方向延伸。

Shaw没有睁眼,当然不是因为她享受那伴着指甲刮蹭的无节奏的挤压,她只是想搞清楚Root的目的。要是她睁开眼睛,她的手指就会离开,那时候Root的嘴可就不是Shaw出卖身体就能撬开的了。

所以她任由自己掌心的纹路被反复描摹,任由细细的麻痒感钻入皮肤,顺着血管一路暖进心脏,再到胸腔,直到最后,她的整个身体都陷入了舒适的温暖之中。

她想,她太过放任Root,但那又是没有办法的事。这话她说出来有些矫情,但是...总得有一个人疼她不是吗?

她的意思是,她不敢保证自己能给Root最棒的婚姻——Remember it? She's a sociopath.——但是,她能尽量满足她无理的要求,给她早安吻,哄她起床,给她做早餐,喂她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在她枕上自己大腿时挪一挪,调成让她感到舒服的姿势,当然,还得包括一些酣畅淋漓的SEX。

就像Root说的,“你已经做了你能做到的最好了,sweetie,你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lover了~”,抛开她说那话时那欠艹的重音不谈,她似乎真的在Lover的路途上一去不复返了。而让她感到畏惧的是,她并不对此感到愤怒,甚至有时她想起Root赖床的样子还会不自觉地笑出来。

就像现在,她得微微张开嘴巴才能藏住嘴角难抑的笑意。

Shaw的手已经被两只暖和的东西裹起来了,热度在她们的手心酝酿,单是那一点温暖也能散出归属的味道。
天还没亮,屋里比外头要暖和很多,床头的熔灯漾着细细的光。Root牵着她的手,像护着什么珍宝一般小心地在手心印下一吻,握住后又慢慢贴上心口摩挲。

Shaw为这个动作感到别扭。

*

那是她逃回来的第一个夜晚,她没来得及也没准备告诉Root她经历的那些。但那可是Root,她猜得到。

她们去了就近的安全屋,在那个绝对称得上简陋的房间里过了一夜。她顾着她,没敢带她回地铁站。

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除了夜半惊醒时对上的那双眼睛。疲惫,不安,慌张。

Root没敢睡,她怕错过。她知道,这次要是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窗外有了短促的鸟啼声,这些不成调的鸣叫在Shaw的大脑里勾勒出Root的模样。缠着上翘嘴角的金棕色发丝,藏在被颤动的睫毛扑落的眼睑下的时常闪着戏谑可爱的光的眼睛。

Root把她心底那些悲哀都埋在了眼睛里,可偏偏是Shaw,一点一点将那些湿哒哒的情绪挖出来,晾干踩碎毁的一点儿不剩,最后被留下的,就是现在这个讨人厌的,烦人的,连睡觉也不安分的Root。

Shaw叹了口气,就像那天晚上一样,在展开她的手掌并印下一吻的同时低声呢喃

“I'm here.”


FIN

最近很忙,学习很紧张,试着写了白蛇发现完全出不来,所以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更。之后有时间应该就是写写短篇了。

评论(22)

热度(171)

  1. Faith唐牧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