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安

是位人类

【肖根】A day -2

首先,祝AA生日快乐!⸜(* ॑꒳ ॑* )⸝

其次,这是上次Root视角小短篇的后篇,甜,暖锤。

锤:口亨,我就是一个人也能把恩爱秀给你们看

#我的身体器官不听我的话了怎么办

以下正文

你的大脑打很早之前就不再听你的了,它是个叛徒。

它擅自将Root用手抚着你头发时那副傻乎乎的蠢样显现出来。

你知道这是她早上起床时的样子。她懒洋洋地圈着你的脖子不断嘟囔着“Trick or Treat”企图从你这儿赖走一个morning kiss。

而你讨厌这些温暖的东西,它们使简单的事物变得复杂,使情绪变得躁动,使干燥的心变得胞胀,所以你会毫不犹豫的数落Root,会讽刺她缺爱的童年,会告诉她自己永远也给不了她她想要的东西。

但多数时候,Root都能得偿所愿赖到一个morning kiss。她用手臂圈着你,你躲不开。

你们的唇就像是入水的鱼,胶着,磨蹭,润泽。那些由最简单的动作勾起的欲望自肌肤贴合之处散开,淌过全身后缓缓汇入一处。

Damn it ,你湿了。

你不能再想Root,起码现在不能,你这样告诉自己。

在这种随时可能挨一枪的情形下想起她是不明智的,甚至可以说是愚蠢的。

但有些东西无法抗拒,就像你不能拒绝一大份摆在你面前的肋眼牛排一样,Root同样令你感到束手无策,任何时候都是。

*

或许是你心不在焉的缘故,战斗比你想象的要结束的快的多。那两个蠢蛋暂时和解,伤亡局面可控,Elias和Anthony在来的路上,一切都很好,除了Reese看着你的眼神。

“Ms Shaw,我知道你归心似箭,so you can go home now.”

“Yeah,Shaw,we all know that.”

那听上去就像是“I know you miss her”。

你就知道,那个龙猫笑混蛋。

*

Root讨厌吃东西,这和她以前不规律的作息生活有很大关系。

而对你来说,每天看着Root只吃一指甲盖的东西(她和你争辩过这个,但你坚持认为那是一指甲盖的东西)是很令人生气的。

你想过了,要求她的食量和你的一样是不现实的,但至少她得吃和Finch一样多的东西。

即使这样,你还是觉得“为妻子购买晚餐食材”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很别扭。

你不常来这种充斥着温馨美好的地方,但你得把那个抱起来硌人的女人喂得胖一些。
Root身上一点儿肉都没有,哦,好吧,除了肚子。

你在走动过程中看到了一些胡萝卜,于是你不可避免地想起她那道所谓的拿手菜和她向你夸耀时得意洋洋的小表情。

你尽力抑制自己的嘴角,这让你看起来像个白痴,但在此之前,你必须把那个嘴角带笑的女人从脑子里赶出去。

这有些困难,你也不想尝试。

很好,现在你的嘴唇也是个叛徒了。

*

回家后每日例行的互称“wife”游戏促使你冲着她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但它并没有阻止她看到你拎着的胡萝卜时那个得意的笑容。她一边念着“我就知道你会想吃它”一边牵着你走向厨房。

你知道你们结婚时间不长,你也没有习惯另一个“Ms Shaw”的存在,但你知道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总有一天你能够毫不别扭的以“wife”称呼她。

当然,这一天不会太远。

END


评论(9)

热度(58)

  1. 熱拿鐵內含迷妹咖啡因唐牧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