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安

是位人类

【肖根】论新白娘子传奇与肖根的适配性(三-下)

催更的那位,你赢了。 @猫大仙


传说中的人间篇😂依旧是根妹第一人称为主,无预警,食用愉快(  ̄▽ ̄)σ


最近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等放假了应该会高产一些。。。吧


最后祝各位元旦快乐!


以下正文


李四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铁匠。他年轻时参过军,被迫退役后便一直处于无业游民状态。像唐朝那位诗人一样,那时候的他以酒为生,一心等待死亡的来临。但是李四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在他下定决心自尽之前,一位可爱的神奇的大夫给了他工作。


人们通常把这称为救赎。


李四能够等到他的救赎,但并非人人都有这样的运气。


根知道自己的运气向来不好,因此她很早就学会了一个人面对一切,一个人解决一切。她就像一个被流放到茫茫雪地的流犯,在无尽的寒冷中挣扎着前行,孤独,无望。而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什么救赎。


*


人间和我想象的没什么差别。人类如蝼蚁一般在浩大而空旷的大地上爬行,竭力求生,毫无追求。


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一些令我愉悦的东西——药草。人类会用这些可爱的东西制药,救人。我喜欢它们根部的泥土碎屑,喜欢它们轻翘的叶片,喜欢它们独特的清香。它们比任何东西都要美好。


在天庭时,太上老君说我对药草很敏感,有制药的天赋。我的母亲常对我说:“你要利用好你的天赋。”在这一点上,我做的很好。


我曾尝试制药治愈自己的伤口,但我仍处在灵体状态的身体无法敷药。深深浅浅的伤口时常在静谧的夜里拉扯我的神经,顽强地证明自己的存在。


因此,你可以想象我内心的诧异,当我发现自己的伤口开始愈合的那一刻。一种奇异的温暖如细小的水流自我开始愈合的伤口处淌过全身。这种温暖引着我一步一步走向了它的源头——青城山。


这种神奇的治愈能力来自青城山脚下那棵槐树的树灵,她治愈靠近这片土地的任何生灵,毫无保留。


她的完美程度超乎我的想象。

就像那些参拜神像的人类一样,我找到了自己的信仰。


我在槐树旁建了一个茅草屋以便居住。槐树不曾开口说话,但这并不妨碍我同她交流,我能感受到我们之间流动的气息。自我定居在她身边之后,我心中的喜悦便如同泉水一般一直涌出不再停歇。

*


我第一次上青城山是在我一千岁那年(难以置信我居然能算清楚自己的年龄),在那天,我遇到了肖。


那是条漂亮的不像话的白蛇,她灵活的身体在水中伸展,水珠自探出水的半个身子上滑过,在浅浅的阳光中闪着细微的光泽。


老实说,在那一刻我甚至觉得那条蛇是上好的玉石所变。


白蛇察觉到不适的视线后迅速转向我的方向,我下意识想要躲闪,不过没有成功。


我对上了她的眼睛,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清澈之色,仿佛脱出了凡尘,跃出了茫茫天界,没有一丝杂质。她眼中疑惑的色彩让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看不到我。


一种奇怪的情绪—人类通常称它为悲伤—突然出现。它没有来源,随着鼓动的心脏躁动后便消失不见。这很奇怪,毕竟上一次感到这种情绪时我失去了一只耳朵,我以为自己已经学乖了。


*


我记得人类拥有爱情时的样子,如同瑶池新生的荷花,充满了温暖和希望,人类失去爱情时的样子我也不曾忘记,他们看起来比天蓬被打下界时的样子还要狼狈。


从任何角度看,我都不应该感受到爱情。


回到茅草屋后,我不断回想狼狈的人类,遍体鳞伤的汉娜和残破的自己企图将内心那簇火苗掐灭。


但你知道,那真的是一条漂亮的不像话的白蛇。


我开始每天上山观察那个漂亮鬼,在她不注意时凑近仔细端详她。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了解她。


她的占有欲很强,在和别的动物争抢食物时会用尾巴护起食物,呲着牙齿吓走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玩意儿(就像我想的那样,她很厉害)。


她会整日窝在草丛里晒太阳(她喜欢暖和的东西),会将整个身子探进水里只留下头部懒洋洋地搭在岸边(像小孩子一样)。


她不在乎什么成仙的事,也不怎么修行,因此到那时为止她还无法化形(同样的,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

但我知道那是早晚的事,总有一天她会在暗金色的光芒中化为人形,带着她独有的纯真来到人间。


我能等到那一天,等到她化成人形亲口告诉我名字的那一天。


但在这之前,我得先去找一个叫冯七的人。


我一向不是那种做事拐弯抹角的人,有时我会采取一些必要的小手段,但通常我都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所以,在我到达冯七所在位置大约一天后,我就绑架了他(如果强行喂他蒙汗药并把他搬上马车运走算绑架的话)。


冯七是个天才,他种出了依魂草,以他和李四长生不老为筹码和天庭做了交换。他告诉我食用依魂草的人的生命会被分成三份分别寄于耳后镫骨,尾椎骨和心脏之中,而天庭所了解的,只是耳后的镫骨。


我本打算带冯七回青城山,但他的小宠物似乎不太愿意。

他小心翼翼地把冯七护在身后,这让我想起护食的肖,不过他可没肖那么可爱。


在观察肖的那几百年里,我碰上过两次她的蜕皮期,或许是她不怎么修行的缘故,她在蜕皮期时极其脆弱,不巧的是,她的天劫正好撞上她的蜕皮期。我知道,即便是最厉害的妖也撑不过去。


肖可以一辈子待在青城山,可以永远不知道我的存在,但她不能毫无准备的死在天劫里,化成白烟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必须救她。


在这世上,只有冯七有逆转天命的能力。


我知道冯七希望依魂草得以善用,但就那时的情况来看,我显然不是个善类。


他想拿回依魂草,但他太善良,杀不得人,所以我打算帮他一把。


“助一条白蛇渡劫,我便还你依魂草,一命换一命。”

这样公平的交易没人会拒绝。

后来我回了青城山,继续自己夜以继日的动物观察生活。在我的食指痊愈那天,青城山山腰环绕起了暗金色的光。我急匆匆地赶上山,在她神志不清之际悄悄用食指蹭了蹭她的脸颊。


就是那一刻,我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救赎来了。




END



有没有哪位小伙伴有兴趣和lo主一起跨年啊?ヽ(✿゚▽゚)ノ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