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安

是位人类

【肖根】Dream(一)


好久不见!这大概就是一篇小脑洞,没什么预警,设定也是很甜的两人同居快要结婚之类的😂食用愉快(◦˙▽˙◦)


以下正文


Shaw在2017年也就是她37岁那年见到了天堂的样子。

Shaw觉得自己大约不算是个坏人。

她在被政府弃置之前一直充当着一个听话而高效的棋子,杀恐怖分子,拯救世界。

她没干过什么穷凶极恶的事,如果非要说的话,应该就是她那个该死的反社会人格。她因为这玩意儿被医院辞退,但同样的,她精湛的技艺也帮她救了不少命悬一线的病人。

所以,总的来说,她不算是个坏人。

因此,如果她信基督的话——当然这不可能——她会觉得自己死后会去天堂。

可问题在于,她他妈的还活的好好的。

在来到天堂的前一秒她还小心翼翼地给了半梦半醒的Root一个吻,她甚至还能感受得到Root嘴唇的温度。

但无论如何,她,Sameen Shaw,现在身处天堂,原因不明。

其实一开始Shaw并不清楚自己所处的地方。她四周只有白花花的云,白花花的地面,白花花的石块,直到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对白花花的翅膀和一个散着金光的圆环。

那是个看上去很和善的天使,她死的时候大概只有十几岁。她浑身上下都散发出美好的气息,除了那头棕色的长发。

倒不是说她对棕发女人有什么偏见,但依她的经验来看,留棕色长发的女人一般都是那种看上去单纯无辜,实际上一肚子坏水的讨厌鬼,她家床上现在就躺着一个。

说起Root,但愿她明天早晨醒来后不会被自己突然“猝死”的未婚妻吓到。

棕发天使赤着脚向她走来,她灵动的白色裙摆让她注意到自己诡异的穿着:散发,赤脚,白色连衣裙。

老天!她最讨厌白色的衣服了!

棕发天使似乎被她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逗笑了,她的嘴角翘起一个温和的弧度。

缭绕在Shaw四周的白色云雾随着她的靠近逐渐消失,她听到棕发天使的声音。

“Hi,I'm Hanna.”

Hanna冲着她笑。

“你刚才那个嫌弃的表情让我想起我儿时的玩伴,她也不喜欢裙子,准确的说,她不喜欢女孩子的玩意儿,她只穿T恤和牛仔裤。每次她看到我穿糖果粉的裙子都会露出像你那样的表情,很有趣。”

“是吗”

Hanna坐在石块上轻轻晃着双腿,“嗯,她比我认识的其他人要有意思的多,你想听听看吗?”

Shaw看了眼Hanna,将头发聚拢后坐在了Hanna旁边。

在Hanna说出名字的那一刻,Shaw就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了。她在一张照片上见过她,和Root一起。

那时候的Root似乎还没有现在这么令人生气,她看上去和普通的青春期女孩没什么差别。

除了金发女孩挺翘的鼻尖和嘴角那抹笑之外,她几乎找不到任何Root的影子。

Hanna捉过自己的发尾,轻缓地顺着发丝。

“Sam,也就是我儿时的玩伴,她和她妈妈住在镇外。Bishop是一个很小的镇,在我十岁时我就记住了镇上每个人的名字。听Sam说,她的妈妈生了很重的病,治不好的那种,但Sam很厉害,她把她照顾的很好。说真的,她是我见过的最能干的孩子。”

Shaw注意到Hanna的用词:孩子。

“你和Ro...Sam自小就认识吗?”

“不是,我们认识的时候Sam已经十岁了。那天Sam被一群男生围着打,我赶走了他们,救了Sam。”Hanna皱着眉头补了一句“我敢肯定那绝对不是第一次。”

Shaw抿着嘴唇,没说话。

她就知道Root腰侧那个疤痕不是在小时候不小心被刀子划伤的。

*

Sam Groves是个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孩子。

她和母亲两人住在Bishop镇外,她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

Sam的母亲身体不太好,多少时间都躺在床上,幸运的是,Sam母亲年轻时候似乎帮助了镇上很多人,而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懂得什么叫做知恩图报。所以,她们母女的生活过得不算太艰苦。

Sam白天去小镇上学,晚上回家照顾母亲。她很乖,很听母亲的话。但说实话,她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妈妈,她太温柔了,这种特性让她显得不堪一击。而Sam最看不起那些脆弱的东西。

Sam被自己温柔的母亲养大,自然而然的,她染上了温柔这种习惯。她说话时温声细语,被人攻击她也不会还手,她做着母亲一直让她坚守的东西——忍耐。

那些欺负人的家伙不会打在明显的地方,Sam便一直瞒着自己的母亲。

直到有一天一个棕发的女孩子赶走了那些蠢货,她向她伸出手,拉她起来,拍掉尘土,对她说:“下一次,打回去。”

女孩叫Hanna,她看上去比她还要好欺负,但事实上她比Sam勇敢的多。


TBC


大概就是Shaw被天堂的Hanna告知Root的过去的故事。这算是第一章,过几天会发第二章。

刚考完试正在补课中,现在这种时候完全无心学习啊。。。话说这个脑洞还是在政治考试的时候冒出来的😂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