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牧安

是位人类

【swanqueen】翻译Right there all the time(某AO3文)

 这个就是昨天 @清安 太太提到的那个AO3的文,授权还没要到,但是没忍住先翻了。有授权了就会补上。


侵删。


原文地址在下面,没什么很生僻的单词,自己看也没问题的,所以大家也去支持一下原作者啊。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90426?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true#comments


这是篇翻译,大概就讲了一位儿子为自己两位迟钝的老母亲操碎了心的故事(误)



正文如下:


那天是周五,Emma正在厨房炒鸡蛋,Henry坐在餐桌旁边一边翻他的笔记本,一边用笔轻轻点着嘴唇等着吃早饭。


对Henry来说,他喜欢把这本特别的笔记本看做自己的“官方数据库”。他的两个妈妈绝对会喜欢这个叫法。他的母亲应该会喜欢这个词组隐隐透出的官方正式感,还有那些他费了好大力气才做出来的关键词索引(他把它们写到封面后的空白页上了);而Emma呢,她应该会看上他高水准的证据整理,就像一位真正的警探那样:日期,时间和相关细节都分的清清楚楚。


但有些时候,就是那些被她们两个迟钝的笨蛋搞到挫败的日子里,他觉得自己的笔记本其实就是一本大大的“姬佬”之书(无恶意)。


Emma打一年之前就搬来和他们一起住了,到目前为止,她还住在客房里。


Henry觉得自己其实早该注意到的,他在一开始就应该想到她搬来和他们一起住这件事背后藏着些别的东西,尤其是母亲已经着手收拾那间屋子,买新床垫还有干各种各样与之相关的事情的时候。


可他一时被快落冲昏了头脑,他当时只想着自己终于不用在Emma那间拥挤的房子里成天听着他那位小舅子的哭喊,不用被一堆人围着一点隐私都没有,他终于能和Emma自由自在地玩耍了。


母亲说她叫Emma过来有很多原因。像什么他们家那间房子刚好空着,Emma在童话镇租不起一套像样的房子;他们家刚刚好离学校,镇长办公室和警局都很近;他不用再在两个房子之间来回跑;她们两个人可以在照顾他这一方面更好地分工合作之类的。


所有的这些看上去都没有问题。但当被这些说辞蒙蔽了他智慧的双眼时,他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把他从这件事里拿出去,那这就相当于他的母亲在没有任何提示建议鼓励的情况下,主动邀请Emma来和Regina Mills也就是她自己一起住。而Emma,她甚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而他却什么都没看出来,他真傻,真的。


Emma刚住进来那一周,他们家里到处弥漫着硝烟的气息。她们两个人总是为了一些小事吵来吵去,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但是后来那些矛盾慢慢地消解了。Emma向他们保证她会把衣服放进洗衣篮里而不是随处乱丢,Regina也接受了一家人偶尔吃一次油炸食品事实上并不会要了她们的命这一事实。而每次她们为了对方让步,她们就会相处得更加融洽。


她们的关系在向好的那方面发展。


在这里他必须提一句,但凡他能稍微再注意一些,他就肯定能察觉到

他的母亲对待Emma有多么的特殊,多么的不同寻常。


虽然他清楚自己的母亲是怎么照顾自己的,但是当她给了Emma同样的关心和关注时,他可是完全没有多想。公平的讲,他那时候才十四岁。


Emma刚搬进来,她就会帮她洗衣服。她会做她喜欢吃的东西,就像对他那样。她也只有在调笑Emma的时候才会扯出“Miss Swan”这个称呼。


他的确应该从这些东西里看出些什么,他的确应该注意到他母亲眼里亮晶晶的笑意和落在Emma身上的那些亲昵的触碰。


他应该注意到的。


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忽视了这些,但当他发现它们之后,她们之间的一切突然都微妙可爱得厉害,争先恐后地涌进他的视线里。


先是那些不引人注意的肌肤相触。像是母亲的手会在她去厨房时悄悄扫过Emma的后背,会抹掉粘在Emma脸颊,下巴上的食物残渍;像是她会在Emma给外公打电话时拍她肩膀吸引她的注意;而最过分的是,只要她们的身边坐着对方,母亲就会倾向Emma,靠在她的身上,即使当时他正在场上扔棒球而她们甚至还坐在露天看台上。


紧接着,他又注意到了一些情侣专属的小动作。比如她会在Emma靠在餐桌上看报纸时帮她拂开眼前散落的发丝,慢慢梳进耳后;再比如因为Emma的所谓“工伤”(你知道她其实不怎么工作的对吧)帮她揉肩膀。


她让Emma窝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拉过Emma的背靠着她,手搭在她的肩上为Emma按摩。(他实在是不想提起Emma被按摩那会儿发出的哼哼,鉴于那已经给他短暂的十五年存活生涯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当然,还有那个每天早上母亲上班时都会落在Emma面颊上的吻。


每。天。早。上。


再然后,就是穿衣打扮的那些事情。不论是什么时候,只要她们得去某个地方,他的母亲,他的这位自他见到她起就一直能靠自己的审美与判断把自己打扮的得体漂亮完美的母亲,现在已经会踩着步子穿过长廊来到Emma的房间问她“这件裙子配哪只耳环好一些”或者“穿宽衬衫还是黑丝绸上衣”这类问题,还会一样一样穿给Emma看了。


而事实上,不管Emma选的什么,她几乎每一次都穿的是她选的那件。


每。一。次。


相应的,Emma也扩充了自己原本清一色堆着牛仔裤和毛衣的衣柜。当然,这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他的母亲。


她时常给Emma买她在超市大甩卖上看到的衣服,虽然大甩卖进行的似乎太频繁,她觉得Emma会喜欢那些衣服。但这并不是说母亲想干涉Emma的穿衣风格,毕竟她买的每件衣服都是Emma一直以来的那种普通随意的衣服风格。只不过她买的衣服做工更好一些,裁剪更精致一些,质量更高一些,好像她只是想给Emma最好的。就像她对他那样。


但要是你知道Emma是怎么对Regina的,你可能会觉得所有这些都不算什么。


或许母亲触碰Emma的指尖含着关心,透着喜欢,藏着爱意,但是Emma啊,她看着母亲的样子让他觉得她的世界似乎才刚刚从这里启程,又似乎在这里便已画上句点。


Emma一有机会就会盯着他母亲的ass看,(怕被xx,应该没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还有,坐在母亲旁边的时候,她绝对偷偷看了领子里面。


不过多数时候,Emma就只是看进她眼底,而其他什么,她不关心。


每次母亲笑着表扬Emma的时候她就会脸红,像个青春期的小女孩一样,她总是别扭地抬起一边肩膀试图做出那个“哦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耸肩,同时快速躲开母亲的视线,不自在地把膝盖晃来晃去。


Emma会在母亲靠在沙发上看东西时调小电视的声音,还会把她的脚搭在自己的大腿上。平时她们走在街上,不管是谁,他是认真的,不管是谁,男的还是女的,八岁还是八十岁,只要敢向他母亲走近一步,Emma就会迅速贴近母亲,同时还伸手挡在她的前面,好像她想让她知道,她在这里,她一定会保护她。


有时候Emma回家的时候会带几束花。花不是给母亲的,当然不是。


Emma每次都会说她在回来的路上恰好经过荆棘丛(花店),看到这些花的时候她就突然觉得它们摆在客厅啊,书房啊或者餐桌上会很好看。而母亲会用那种她和别的任何人说话时都不曾出现的语气说:“Oh,Emma,它们真漂亮”,然后Emma就会做那个别扭的耸肩,再然后,Emma就能在那天晚上的晚饭后吃到自己最喜欢的甜点之一。


在那之后的好几天,他就得忍受这些花带来的副作用。当她们看到那些花的时候,Emma会想起母亲是怎样被她感动,又是怎样对她好,接着脸上就会不自觉堆满亮晶晶的笑容,而母亲会对Emma的表现展露明亮的骄傲与喜爱,好像Emma不是在Moe French(卖花的)那里砸了40元,而是为她摘了满怀的星星月亮一样。


其实一开始他觉得这有些过分了。他不喜欢母亲偷偷约会,却对自己的儿子只字不提,但是后来他发现这真的不是他母亲的错。


他观察她们的时间越长,他就越肯定他的两位妈妈是真的一点点都不没有意识到自己表露在外的行为是怎样的。或者说,最起码她们并不清楚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甚至不清楚自己正在做出那些暧昧不清的行为,就像,TMD任何时候,她们任何时候都是那样。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希望她们之间能有一些实质性的发展,就是身.体上的那种,至少那样她们的关系可能会发展得更容易一些。当然他可以装作不知道发生了这档子事,这不会对他有太大影响。


但是事实远比他想象的更糟糕,他的妈妈们已经完全陷入对对方的爱恋之中,但是她们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这不是说她们不知道对方是否怀着和自己一样的爱恋,而是说,她们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怀着对对方的那份心思。


他是唯一一个看透一切的人。可要是他连让自己的两个妈妈得到属于彼此的幸福结局这种事都办不到,即使他被看作最最虔诚的信徒,那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他试着拐弯抹角地给自己的外公外婆提这件事情。他试探着问他们有没有觉得他的妈妈们中有哪一个可能看上了什么人,或者对什么人有兴趣之类的。但是他外公说她们都全身心地爱着Henry,没有时间去经营一段新的感情。而他的外婆,就像一直以来会发生的那样,完全抓错了关注点,开始将话题转到他的身上。


她以为他担心的是自己会因此受冷落,所以她一再保证即使是他其中一个妈妈开始了一段感情,他是整个家庭的中心这一事实不会变。接着白雪讲座就开课了,内容大概涉及父母们是如何将孩子永远放在第一位,好像他的母亲没有将他养大,没有让他知道自己是她的一切一样,即使是在她“最坏的”时候。*


他也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Grace,不过她至少还让他举那么一两个例子,她好明白Henry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告诉Grace那些他注意到的细节之后,她很快就表达了和Henry相同的看法。('Henry,如果我像你说的那样对待你,而你却连回应我的想法都没有的话*,我会觉得很挫败的',她说。他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事实上他和自己的妈妈们一样,也是个胆小鬼。他还没做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更进一步的准备,即使她现在可能已经是那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又十分特别的人了。可是他才十五岁,而他的妈妈们可是比他要聪明得多的成年人啊。)


不过Grace倒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建议:要是他把自己观察到的细节写下来拿给她们看,她们或许就会理解彼此之间的感情了吧。


所以呢,过去的三周里他一直在观察他的妈妈们之间每一次微妙的相互作用,记录那些毫无疑问地表明自己的妈妈们仿佛已经老妇老妻的证据。当然,那两个迟钝的笨蛋是一点点都没察觉到这些的。


不过他并没有把那些相互作用全都记下来,因为他很快就意识到真要那么干的话他大概得准备一个辞海那么厚的笔记本了。


除此之外,那些与日常家长互恼和烦人的好朋友们有关的东西他也都没有写进笔记本里,但即使这样这本笔记也有一百多页,而现在他已经快把本子写完了。可事实上,他才只是记了这三周之内发生的事情,只是三周。


更何况他笔记里记的还只是他看到的部分,而谁又知道她们在他不在的时候又干了些什么呢?



TBC



标签:两个*


第一个是白雪演讲那块,那里实在是没太看懂,就字面翻了一下,把原句子放在下面

And then she gave him a really long lecture on how parenting was about always putting your child first, like Mom hadn’t brought him up to know that he was everything to her, even during the Bad Times.


第二个是Grace小括号那里,那块其实不应该翻译成回应,虽然回应也讲得通,原文是这样的:I’d be offended if you didn’t at least try to

jump my bones(have s e x with me),求生欲让我没有按原意翻译



#



其实第一章就只翻译了一半,英文翻译成中文真的会变长好多啊。。。


这篇我大概就是这样翻译多少发多少吧,没有固定更新时间的,不过我现在放假,会更得很快也说不定啊。(并不)


翻译的不是很精细,见谅








评论(9)

热度(17)